乡村的孩子需要自然教育吗?

两天有一篇文章在网络上广泛传播,这篇文章的标题叫“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讲的是248所贫困地区的中学,通过直播,与着名的成都七中同步上课的故事。这个故事里有非常多让人感慨、深思、值得探讨的人和事,但最让我触动的是教育公平中教育机会的这个点,它让我联想到在自然教育这个领域,乡村的孩子一边走在提升应试成绩这条“追赶”路上,一边是否还有机会,或是有必要接受自然教育。这个机会必要吗?取决于一个判断,乡村的孩子生活在乡村,他们就对自然熟悉和热爱吗?他们就没有“自然缺失症”吗?这个机会可以实现吗?取决于学校教育目标的排序,学校和社会资源投入的倾向。

乡村的土壤和种子需要自然教育

许多人认为,乡村的孩子置身于乡村的自然环境,耳濡目染,比起城市的孩子,他们更熟悉和热爱自然,他们更能在自然里安放成长中的身心。但现代化、电子化的风潮从大城市吹到小城市,吹到乡村,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题,并没有哪一处不受波及、纹丝不动。并且当城市已经开始认识到现代化、电子化对孩子们带来的负面影响,开始以回归自然、深度体验的方式去避免或减轻这些负面影响时,乡村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师长辈们正处于现代化、电子化风潮的强烈刺激下,充满着认可、向往和沉醉。一个人,对远方的向往,有时甚至会加深对家乡的冷漠。我们可不可以在乡村孩子们还是种子的时候,就通过自然教育,好好地利用他们周边的自然沃土,保护他们的身心健康,也促使他们爱护好家乡这片自然沃土呢?



自然保护地的自然教育要为当地孩子提供机会

在鞍子河保护地,我们希望为乡村的孩子们提供自然教育的机会。自然教育不同于很多学科的学习,不能像七中和其他学校之间通过网络同步直播上课,自然教育需要最好到现场,以自然为教室,在其中实现境教、身教、体验学习。2017年5月,鞍子河自然教育中心正式运营时,我们没有举行任何仪式,也没有邀请媒体做报道,我们以为崇州本地的一所学校的一个班级在鞍子河开展一场公益性的自然教育活动作为中心的开幕,希望记得自然保护地的自然教育一定要服务当地这一原则,希望在探索自然保护地的各种新型模式的同时不要忘记自然保护地的公益性。鞍子河自然教育中心针对崇州当地学校班级的公益课程一直持续到2018年4月,后因沿途修建李家岩水库、雨季道路交通管制等因素暂停了一段时间,但一方面我们继续为城市的自驾群体提供自然教育课程,一方面我们也没有放弃继续为本地的学校提供自然教育的机会,积极与学校联络走进学校内的课堂。



饮水思源,为我们的家乡自豪

2018年12月13日,我们来到了文井江小学,以“家乡的自然保护区——鞍子河”为题目,为孩子们上了一堂自然教育课。文井江小学位于文井江镇,文井江在历史上就被称为崇州市的母亲河,预计在2020年建成的成都市第二水源地李家岩水库就选址在文井江上,而文井江的发源地和涵养地就在鞍子河自然保护区。这样饮水思源地连接起鞍子河自然保护区-文井江-崇州-成都的渊源,应该让文井江小学的孩子们知道和为家乡有清洁的水源并且福泽他人而自豪。

为什么文井江的水量大、水量稳定、水质好,被选为成都市的第二水源地呢?文井江跟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地理位置、森林有什么关系呢?依赖着鞍子河自然保护区的水源和森林,还生活着哪些珍稀的野生动植物呢?比如大熊猫,比如雪豹,可是我们为什么要保护它们呢,一个物种的背后有什么样的生命故事和保护价值呢?这节课,比起告诉孩子们自然知识,我们更想激起孩子们的好奇心和疑问,更想让孩子们对自己的家乡作为水源地和大熊猫、雪豹双旗舰物种保护区而自豪,更想让孩子们等到明年春暖花开时有机会到鞍子河的现场去体验和了解这里的水源、自然生命和生态环境。



乡村的孩子不是玩得太多而是太少

一节课的时间很短暂,看到全校70多名学生(原本沟通的只有30多名学生,到现场后学校的主任说让孩子们都来听听吧)在台下充满好奇的眼神,有一点怯怯却又认真写画的样子,积极争取发言的样子,台上的我默默地想希望这只是一个开始,孩子们需要更多接受自然教育的机会。上课前孩子们奔向教室时,路过学校的一位老师,她颇带着不满意的口吻对奔跑的孩子们说:“正课就不积极,这样玩儿的课就跑得快。”我心里默默地想:老师,我理解您对孩子们学业的关切,但请让他们有机会这样玩儿吧,因为这样边玩儿边学习的机会,城市里师生已经很在乎,因为这样边玩儿边学习的机会,我们乡村的孩子还太少。




在乎本地的孩子

走进自然保护地周边乡村学校的课堂,为孩子们提供一节室内的自然教育课程,这是为乡村的孩子们提供自然教育的一种方式,但却不是最佳的方式,这只是在现状下折中起步的一种方式。更好的方式是与学校深度合作,系统性地根据本地的自然人文条件,结合学校的教学大纲和课外活动,为孩子们设计系列的自然教育课程,让孩子们有更多机会走到真实的自然中去直接体验和学习,持续地开展自然活动和持续地陪伴他们成长。幸运的是,崇州市教育部门的主管领导,还有像文井江小学一样的许多本地学校的校长和老师们也开始意识到自然教育对孩子们认识和保护家乡,对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重要性,近两年以来和鞍子河自然教育中心一起为孩子们做出了一些课程和活动的尝试。鞍子河自然教育中心在乎本地的孩子,我们会继续努力,一点点去推动乡村的自然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