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子河∣寂静山林——羚牛,鞍子河最大的食草动物

羚牛是山地森林特有的有蹄类物种,是我国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也是鞍子河最大的食草动物。


外形特征


羚牛隶属于牛科,羊亚科,羚牛属。它的外表奇特,介于牛和羊之间,同时具备牛和羊的特征:在体型上与牛相近,身体粗壮,成体体重可达250-400kg;而短小的尾巴以及肩高大于臀高等特点又与羊相似。因为羚牛出生后一年开始长角,初期短而直,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向外侧偏斜,再向头后扭转,所以也被称为“扭角铃”。

分类和分布

世界上总共约有羚牛有14100头,分为4个亚种:指名亚种、不丹亚种、四川亚种和秦岭亚种。这4种亚种在中国都有分布,其中四川亚种和秦岭亚种为中国所特有。中国是世界上羚牛分布数量最多的国家,陕、甘、川、滇、藏等省区的秦岭、岷山、邛崃山、凉山、高黎贡山和喜马拉雅山山系都有羚牛的踪迹。

四川亚种分布较广,约有7100头,包括四川西部及甘肃东南部,川西南横断山脉地带是分布的最南限,同时跨越6个山系,最主要的分布区是四川与甘肃交界的岷山山系和四川的邛崃山山系。

位于邛崃山山系的鞍子河保护地,羚牛四川亚种是数量最多、最常见的偶蹄类动物之一。


除没有统计完的信息(上图蓝色区域),

约80%的有效相机点位都拍摄到了羚牛,

可见羚牛确实是鞍子河入镜率最高的动物之一。

生境和迁移

羚牛一般在海拔1500一4000m之间的针阔混交林和针叶林中活动。

迁移是大型哺乳动物中常见的现象,它们通过改变活动区域以适应食物资源的季节性变化,从而获得更多的交配机会和降低被捕食的风险。科学家们为羚牛佩戴无线电项圈,经过系统地观察,发现了它们大致的迁移规律。



食性

羚牛的大多数个体具有季节性垂直迁移采食的习性,也就是说,食物是驱动它们迁移的因素之一。羚牛四川亚种可采食约140种植物,以叶、茎、花、果、嫩枝及树皮为食。

它们采食植物的种类和部位随季节而变化。食物资源丰富时,采食高营养成份的幼嫩部位,如春季新萌发的芽、嫩叶和幼枝,夏季高海拔植物的枝叶;在食物缺乏的晚秋、冬和初春季节,采食低营养但可食的粗糙食物,如树皮、未落叶灌木、小乔木的枝叶等。

羚牛群一般是沿山地排成一横列共同进食,这样有利于群体中的每个个体都吃到新鲜的幼嫩食物。它们一边行走一边采食,采食高度一般为40一220 cm,但当食物超出合适的高度时,就会采用一些特殊的方式,比如后肢站立、前肢压低枝条;偶尔还会用身体撞落野果和跪地采食。

羚牛还是一种反刍动物。反刍是指进食一段时间后,将胃中半消化的食物返回嘴里再次咀嚼消化的方式。反刍动物一般都是草食性的,由于它们采食通常比较匆忙,大部分植物未经充分咀嚼就进入瘤胃,这些难以消化的植物纤维在瘤胃中浸泡和软化一段时间后,经过逆呕重新回到口腔,再次咀嚼和吞咽,以更好地吸收养分。

除了正常的进食和饮水外,羚牛还有舔食矿物质盐的习性。在鞍子河的一个盐井监测点,经常会有成群的羚牛前来舔食。



集群类型

羚牛是一种生活在山地森林的群居动物。一些研究者将羚牛群分为家群、混合群、社群、聚集群和独牛5种类型。



家群是具有亲缘关系的个体组成的群体;混合群是由多只亚成体、或全部由亚成体和性成熟不久的年轻成体组成;社群是由多个家群构成的、相对比较稳定的一种群体;聚集群仅见于夏季, 是临时聚集的一种不稳定的集群类型, 其形成与采食和繁殖活动有关;独牛是羚牛集群的一种特殊形式,一般是单独的老弱个体,在繁殖季节也常见到单独的健康雄性个体。

繁殖和育幼

雄性羚牛性成熟年龄为5.5岁,雌性为4.5岁。它们的发情交配期通常是7月初至9月初,高峰期为7月下旬至8月中旬,孕期8一9个月,产仔期为次年1一4月,每胎1仔。



在发情交配季节,雄羚时常高声鸣叫,活动频繁而烦燥不安。它们会花很长时间追随雌羚,主动亲昵,对雌羚殷勤万分,有时为了争配偶,雄羚间还会发生激烈的打斗。



雄羚之间的格斗行为,如头对头相互对峙、低头、角对角相互碰击,然后分开重新处于对峙状态,有时发生很强的碰角声,一般2一4个回合之后便能分出胜负。败者迅速逃跑,胜者则继续追上几步并抬头以示威胁。

这是一种剧烈的格斗模式,通过这种典型的格斗之后,不同个体在群体之间建立了一定的序位关系,有时序位高的个体在采食时,另一序位低的个体串到它附近,只要前者一抬头就可以把后者赶走。

御敌与护幼

小型动物最好的御敌方式是隐蔽,如蹲伏、站立不动或偷偷跑开,而羚牛这种植食性动物,由于身体宠大,加上淡黄的体色,很容易被天敌(比如雪豹)发现,因此,在长期的生存竞争中,它们发展了两种主要的御敌方式,即用尖而锐利的角进行反击和通过集成大群以求共同御敌。



集群的羚牛,彼此之间相互协调。一般会有一只“哨牛”,在觅食或进行其他活动时,站立在比较高的位置,负责担任警戒。一有风吹草动,“哨牛”则将头抬起注意倾听,有时达7一10分钟之久。确定不是敌害时,恢复自然状态;如发现危险,则发出连续三声“Ku一Ku-Ku”,给群体中各成员发出警戒信息。这时候,群里的成员就会处于紧张状态,抬起头,注意观察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一旦“哨牛”起逃,其它个体则跟着逃跑。在逃跑时,它们很快形成一个一条线的队伍,幼崽和亚成体被夹在中间。


经过研究人员的长期观察,羚牛有一种非常有趣的“幼儿园”行为。幼崽经常3一8只,多至27只聚集在一起形成幼崽群体,在休息和活动时由少数几只母羚专门看护,就像形成了一个“幼儿园”,在这些母羚的关照下,幼崽们在群体间无忧无虑地玩耍嬉戏。

参考文献

官天培,唐中海,游章强,刘昊,赵玲.四川羚牛的生态和保护研究进展[J].绵阳师范学院学报,2015

曾治高,钟文勤,宋延龄,李俊生,赵雷刚,巩会生.羚牛生态生物学研究现状[J].兽类学报,2003

吴华,张泽均,胡杰,胡锦矗.四川扭角羚春冬季对栖息地的利用初步研究[J].动物学杂志,2002

曾治高,宋延龄.羚牛防御行为的观察[J].兽类学报,1998

艾怀森.羚牛在中国的地理分布与生态研究现状[J].四川动物,2003

陈万里,谌利民,马文虎,李英,葛宝明.四川羚牛繁殖期集群类型及海拔分布[J].四川动物,2013

吴诗宝,刘云,胡锦矗.野生扭角羚繁殖习性的研究[J].重庆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1997

陈万里,谌利民,马文虎,李英,葛宝明.四川羚牛繁殖期集群类型及海拔分布[J].四川动物,2013

虎绍勇,谌利民,杨建东.四川唐家河自然保护区扭角羚死亡监测探讨[J].四川动物,2011